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英文外教英语一对一 我在南京见到和学生写到的外教们

在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课外培训机构也罢,校内英语课上也罢,都会聘用一些外国教师,简称“外教”。这些“外教”在我印象中也是良莠不齐,有的活泼可爱,教学课堂不拘一格,有的却不敢恭维。

在我的生活中和学生的作文里,都接触或写过一些外教,我跟学生也常常会聊起一些外教,从学生的口中和笔下,我又打开了一扇认识外教的窗口。

下面来聊聊这些外教。我接触过的外教,还是在南京某贵族学校工作时见过的一位黑人外教,还有一位是30岁左右胖乎乎的白人女外教。

说真的,黑人外教的口碑着实不好。

学校那时搞一样的教师却两样的待遇,比如发给中国老师的饭卡每个月是300多,可是外教居然是1000多,这位黑人外教居然还“不够吃”!而且学校的饭卡在学期末时,你可以到食堂将剩余的部分转化成现金的。

这位外教为何说他的饭卡仍然“不够吃”呢?他居然每餐必借饭卡,而且借了从不还,不管他认识不认识的老师,他都能张口借饭卡,一拿到手后,黑人外教就立即到橱窗口毫不客气地点菜,极其大方地狂刷一气,他吃饭也颇有些“西方化”,会点四五个菜,将不锈钢餐盘里的小方格填充得满满的,荤素都有,就是没有米饭,估计吃完菜后再去填米饭吧!每餐必有一大瓶可口可乐佐餐。中国的老师一般最多点两三个菜,不点饮料可乐之类的英文外教英语一对一,他每餐必点,关键还用的是借来的饭卡,借了之后,他从来不还!

他的口碑就是这样变差的,我虽然是在小学部,也早已听说过教师餐厅盛产这样一位中学的奇葩外教,因此早就把他记在心里。

有同事开玩笑说:有一天,他会找到你,然后大大方方地用英语对你说:“Would you please lend me your meal card?”(请把你的饭卡借我用用好吗?)我鄙夷不屑地说:“他说了也白说,我不懂什么英文,而且也根本不搭理他那一套!”

谁知这家伙由于借东西,向来是“热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导致他在餐厅里开始借不到饭卡了。可是他不死心,开始向一些边缘地带的人张口,比如我这类吃饭时喜欢躲在餐厅一隅的主儿。

某天中午,我坐在角落里正在大快朵颐之际,感觉对面坐下来一个人,我一抬头,被吓了一大跳!讲真,那抬头时的视觉,真的是极度刺激的一种打击!让我不能不被他冒然出现在咫尺之处而惊得一个激灵,嘴里不由自主地冒出来一句:“哎哟!”

为什么呢?他长得实在太“黑”了!谁猛一看,都会在毫无心理准备之际,被吓一大跳啊!

这个黑人外教长得又高又壮,至少一米九几的身高,浑身泼墨似的一码黑,还梳着扎成挑高型的半截子脏辫,(即一撮儿在脑顶扎着,下面更多的是放开的),那一根根从耳后垂到肩膀上的脏辫,就像农村厨房里落满灰尘下垂的灰串串儿,他的五官黑得只有眼白和牙齿是白色的,由于那黑色的衬托,愈发显得眼白和牙齿全都白得刺眼!

他见我被吓了一大跳!当时还笑着咕哝了一句什么,我知道他下一句该是“Would you please lend me your meal card?”这句耳熟能详的话了,他借饭卡借得让非英语专业的许多教师,也学会了这句外语,至少能完全听懂了。我却不等他开口,端起餐盘起身就走,到别处吃饭了,明显得是拒绝跟他接触。

我不知道自己起身走开时,黑人外教的神情是什么样的?搬到新地方后,我看到他又在餐厅里转悠着找人搭讪,有的老师被他拦住后一脸的懵圈儿,终于看到有人掏出饭卡递给他了……我于是摇头叹息这老外的脸皮可真厚啊!要知道全校的教师就餐时,中国老师几乎没见过一个借饭卡的,只有这位黑人外教例外,他的口碑焉能不坏呢?

还有那位三十岁左右的白人外教,这位据说是个未婚的姑娘,可是胖得胜过了发福的已婚妇女。

某天下午,我正在教室里,突然看到一个胖乎乎的女外教走进来准备上课,于是我赶紧从讲台上走下来,准备收拾自己的东西回办公室。

这位白人外教很胖,穿着白衬衫和黑裤子,湖蓝色的眼珠子,肤色白里透红,看我时没表情,她的肥胖全部集中在肚子和腰部,身材呈纺锤状。

她站在讲台处打开笔记本电脑准备上课时,我发现她穿的白衬衫由于体型的过度肥胖而极不合身了,导致她站在那里开始把衣服往下拽,可是肥腻腻的白肚皮还是在腰部露出了一寸多,我有些惊讶地看着她不合身的白上衣和露出的白肚皮,她感觉到了我的目光也十分尴尬,为了不增加她的心理负担,我急忙收拾好东西转身就走。

后来听教英语的某老师八卦她,说她还是个姑娘呢,曾被评定为“不良少女”,我不知道这位英语老师从哪儿得来的小道消息?姑且听听没有搭话,我不爱跟这位英语老师聊天。不过感觉白人外教当老师的穿得有些衣不遮体,面对五年级的大孩子确实有失教师的风范。

贵族学校里的外教流动性非常大!大多都是一学期一换,不是他们被开了,而是无论待遇多么高,这些老外都像商量好了似的一起辞职。

后来听说外国人不在乎薪水高就会继续在某个单位工作,而是喜欢不断地尝试新的地点和新的职业,美国人一生平均要换五个工作呢!而我们中国人却更喜欢“稳定”的工作,尤其是“收入稳定”那就最好不过了!

我不喜欢这种稳定的工作和稳定的收入,十几年前从西北老家做了单位几十年来的“辞职第一人”,现在我依然喜欢去赚那种不确定数目的钱,而不是每个月大同小异的“一点儿工资”英文外教英语一对一,这可能跟我是O型血——天生爱冒险有关系吧!

下面再来说说学生笔下的外教……

再来说说学生笔下的外教,他们大多很闹腾,跟学生真的是打成一片,不分你我,不像中国老师很讲究“师道尊严”,不会跟学生走得太近,避免上课时想“正经”也“正经”不起来了!这也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吧!

学生天性都爱闹腾,几乎没有不喜欢这样的外教老师的,比如我以前教过的琅琊路小学的一位名叫骆欣怡的学生,就跟我描述过她的一位外教老师,我感觉这位外教很有趣!

她讲完后,我让她把讲述得写下来,投稿后被《南京晨报》发表,随后又被“瑞文网”、“乐乐课堂”、“百度文库”、“优文网”等多家网站转载。

此文充满了浓郁的生活气息,一看就是小作者在生活中通过细心观察所得!

现在被赞誉的小学生所写的“好作文”,都是务必要求学生不要“向壁求文”,而要走进生活,用一双慧眼去发掘可供写作的素材。

这位外教是个美国大叔,他上课很有“寓教于乐”的特色,他时而庄重,时而诙谐,当上课有学生思想开小差时,他也会严肃地用粉笔头击中你的大门牙,当有学生发现他的头发长得曲里拐弯,特别像电话线,就冒天下之大不韪地揪了一根,老师会捂着脑袋大叫着:“哦——!哦——!stop! stop!”满教室地躲避着,搞得学生哈哈大笑……

我在想:中国老师几乎没人愿意让学生揪掉一根头发的,再者脑袋上由于中年头发也不“富裕”了,哪个学生敢揪掉一根,老师一定会生气——认为尊严受到了冒犯!这还是东西方文化的差异吧!附文如下:

我的老师叫奶糖

在我经历过的所有老师中,我认为最幽默最搞笑的,也是我最喜欢的,就是在“新东方”上课的一位外教老师。 老外的英文名叫naiton,读起来特别像“奶糖”,所以我们都叫他“奶糖”,奶糖老师是一个胖乎乎的中年男人,他穿得很随便,灰色的眼珠,咖啡色的头发,头发还是自来卷,经常有卷卷的波浪,这让我们看起来很新奇!于是我们很想扯下他一根头发仔细观察,或者说留做标本,每每这时,他总像要战斗一样大叫着:“哦——哦——!”

奶糖老师上课对我们要求很严格,比如有不听讲的同学在做小动作时,他通常会扔粉笔头让那位同学警醒。有一次,我正对着天花板发呆,冷不丁被老外扔的粉笔头砸中额头,当时只感觉“嘣”地一声,我顿时浑身一哆嗦,当时就引来同学们一阵大笑,有一位同学开玩笑说:“炸弹炸人啦!”老外马上又一颗粉笔头砸中多嘴者的大门牙,也模仿他的语气说:“又中弹啦!”大家顿时又乐坏啦!课堂气氛也变得轻松起来。

因为老外的名字读起来很像“奶糖”,于是某次,我的同桌就投其所好地带来一包大白兔奶糖,他不忘跟老外开个玩笑,走上去一边给老外送糖吃,一边大声说:“给你一个奶糖吧!”他还故意标标准准地喊着“奶糖”老师的大名,大家一听又哄堂大笑。

谁知道奶糖老师一点儿也不介意,他接过来大声道谢着:“哦!谢谢!”吃完之后,老外还说:“good!很甜!下次还要请我吃噢!”说完又不客气地再抓一大把奶糖,放进自己的口袋里,样子贪吃又可爱,真的很像小孩子,充满了童心。老外很喜欢和我们做游戏,有一次,我们玩击鼓传花,轮到我时,我一时不知道该表演什么,老外就抓起我的手,带着我跳起了圆舞曲,当时把我搞得晕头转向,觉得他简直就像个老顽童。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 » 英文外教英语一对一 我在南京见到和学生写到的外教们
分享到: 更多 (0)

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 带给你想要内容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