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菲律宾是说英语吗 闻博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闻博】

P2P爆雷,主坑中老年;长租公寓爆仓,苦了年轻人;现在,一些牵涉孩子们的在线教育也岌岌可危……

在疫情助推下,在线教育迅速转入快车道。有媒体报道,单单去年前10月,在线教育新增企业数量就暴增8.2万。赛道拥挤伴随着乱象频生,诱导消费、虚假宣传等情况层见叠出,甚至连机构卷款跑路都已屡见不鲜。

考虑到教育问题在现代社会中沉甸甸的分量,我们有必要也急迫需要认真检视当下在线教育行业及其暴露出来的问题。

爆发的在线教育市场

相信课外辅导对绝大多数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估计不小比例的1980年以后出生的人,不是自己曾经作为学生参加过课外辅导,就是自己现在的孩子正在接受课外辅导。不过传统的课外辅导虽然经历过很长时间的发展,但受制于过去有限的收入水平、地域限制和各种有形无形的成本,其增长不是特别快。

前瞻研究院2020年曾发布一份相关报告,里头给出了一些数据:当年中国的课外辅导市场这次超过4000亿,但增长速度已逐年下降,预示着课外辅导市场趋近于饱和。

事实证明两年前的估计还是太保守了(图/前瞻研究院)

然而现实的发展超过了大多数机构的预期,至2020年这一市场的规模已经膨胀到了约7000亿元之巨。其中对增长贡献最大的菲律宾是说英语吗,是在线教育产业。

资料来源:艾媒数据中心

就像视频网站和直播平台挑战传统电视台一样,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兴起和进步,在线教育的爆发也是顺理成章的结果。

在线教育不但打破了地域限制,免去师生的舟车劳顿及租用场地的成本,更重要的是它能以极低的成本无限复制传播出去:理论上只要录一次课就可以卖给所有潜在学生,其复制接近于零成本,几乎把教育行业变成了软件行业。

另外,在线教育让课外培训不再如过去的线下课外辅导那般集中于基础教育,实现了从胎教、早教、高等教育乃至终身教育等各个教育阶段的全面涵盖,涵盖的课程内容也包含了语言培训、学习辅导、兴趣培养、技术训练等各个门类。

在诸多优势加持下,据艾瑞资讯统计,2020年我国在线教育行业用户规模达4.23亿,市场规模预计突破5000亿元,同比增长预期超过30%。

高速增长带来了种种乱象

高速增长也意味着野蛮生长,各种行业乱象近年来层出不穷,比如最近比较有名的网校“撞脸”事件——四家在线教育头部公司的广告在不同科目都请了同一位“老(yan)师(yuan)”,颇有当年医药保健品虚假广告的遗风:

这脸撞得令人哭笑不得

这种翻车广告我们还能笑笑,但这只是行业乱象的冰山一角,如果把在线教育机构的问题一一罗列出来,恐怕很多家长就笑不出来了。

首先,我们从本质问题开始分析。

在线教育虽然把课堂从线下搬到了网上,但依旧脱离不了教育授课的本质,而中国教育授课的本质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还是注定了要围绕考试进行的,特别是想让人掏钱去听课,其中的目的必然比较明确,可以说应试的功利性不会低。

由于目前最核心的考试仍旧是中考和高考,因此针对高等教育之前的各阶段教育自然而然成为了在线教育最大的一条赛道,行业的叫法是K12(一个来自美国的概念,指从幼儿阶段到12年级——即我们的高三毕业班——所有阶段的教育)。

坦白地说,这个阶段中的教育在知识上的难度是有限的,课程和教材又相当成熟,特别是最关键的几大主课内容,基本上经历过几十年的不断修改打磨,已经非常稳定。在应试教育的狂轰滥炸之下,知识点、题型等内容早已被研究透彻,各种教材和教辅材料充斥市场,根本不存在什么独门秘籍和传世宝典。借用一个互联网的概念,在内容创作上,K12阶段的在线教育已经是一片“红海”。此外搞线上教育的门槛也很低,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课堂搬上网,不需要什么黑科技。

既然名师不能批量生产,科技上也没有什么差异化的空间,培训机构要想获得更多市场,唯有比拼宣传、价格,看谁能让客户不断续费上课。

资本洪流下的老剧本

正好这次疫情爆发给在线教育带来了两大利好。

首先由于疫情影响,各种线下课堂关闭,甚至学校都几度停课。为了不让孩子的学业中断,线上课程的市场需求瞬间爆发。

再者,由于西方各国防疫不利,经济受到重创,各国央行机构纷纷进入疯狂印钞模式,仿佛就怕自己比别人印得慢。滚滚而来的资金首先淹没的就是股市,美股和美国糟糕经济面的背离早已不是新闻,而美股这波行情中上涨最猛的题材之一便是中概股和在线行业。中国在线教育集合了两个热点概念,自然是红得发紫。

例如2020曾被浑水公司做空的“好未来”美股价格一度腰斩,最低跌到23美元左右,直到疫情爆发前才好不容易收复失地。经历过2020年一轮牛市,其最高价一度达84.43美元。

好未来2020年股价波动情况(资料图/新浪财经)

据统计,目前上市的在线培训机构数量已增至70家左右,其中已有四家进入了市值千亿俱乐部。

资料来源:教培参考

这种资金上的充裕并不是个别现象,从市场整体数字就能看出。

如今中国的电商市场规模为38万亿元,而市场上的几个头部公司,如阿里巴巴目前的市值在4万亿人民币左右,拼多多和京东在一万亿上下;与此对比,目前对在线教育市场的乐观估计也不过是在2025年达到8000亿的水平,目前大概只有5000亿左右。而现在教育市值最高的前几家总和,就已经超过市场规模本身了,显然市场存在一定的价值高估。

除了已经上市的公司,其他处于各种融资阶段的新公司也没闲着。

据不完全统计,过去的一年中已有共11起在线教育机构的融资事件,其中国内7起、国外4起。以业内比较有名的猿辅导为例,其最新一轮22亿美元融资于去年10月份完成交割。要知道阿里巴巴在香港上市前,其最大的单轮投资也不过是来自于雅虎的10亿美元,不及猿辅导的一半。

随着在线教育市场竞争日益激烈,获得了资本市场大量“弹药”支援的在线教育机构自然便开始大胆“烧钱抢地盘”。

营销大战这种戏码对于中国互联网行业来说已经是驾轻就熟了,于是我们看到相关广告铺天盖地,笔者常在群里看到朋友抱怨自家电梯的四面墙被各年龄阶段的在线教育广告占满。

用广告轰炸之后获客也只是第一步,之后想方设法设置各种消费陷阱和诱导性消费,不断让学生家长掏钱才是主要目的。之前新华网就报道过一名北京的家长被“0元课程”吸引,最后消费了近4000元的新闻。

除了广告大战和虚假宣传问题之外,另一大比较隐蔽的问题便是“预付费”现象。

与过去共享单车欠押金的问题及长租公寓违约问题类似,提前收取客户的资金不仅数量庞大而且其成本极低不用支付利息,对资金使用的监管要求也比较松。机构往往将这些资金投入进一步的业务扩张中,以获得更多的客户和更多的资金。循环往复,其滚雪球的发展模式让很多创业公司屡试不爽,在线教育也不能幸免。

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专访时介绍,一些线上培训机构为了占领行业主导权,恶意降低收费以赔钱的模式运营,挤垮中小机构造成行业发展不平衡的同时,自身也面临经营风险,一旦融资跟不上资金链断裂,企业可能迅速倒闭,造成群众预收费无法退回。

本质上来说,提前收费问题是老问题新爆发,换汤不换药。

以今年初刚被21世纪经济报道过的在线外教一对一机构“阿卡索外教网”为例,首先问题是打包出售的课时包的课时相当长,从180-1080节课不等,而欧美外教课的课时包收费也在1.4万-6.4万元之间。这已远远超过了教育部门的相关规定。

其次,虽然用户购买的课时越多,获得课时、红包优惠也更多,然而课时包的有效期却很短。以180节的课时包为例,有效期仅7个月左右,期间可以申请冻结一次,但最长1个月。他们出售的课时包价格如此高昂,但课程单价却出奇便宜,一节欧美外教课最低只需50元左右,是市场上同类课程价格的一半,而一节菲律宾外教课最低只需要12元。显然他们的客户很难花掉一次性购买的课时数量菲律宾是说英语吗,奔着低价来的客户最后可能实际上支付了更高的费用。

赚钱速度追不上烧钱速度是常态

烧钱、圈钱扩张,打价格战的背后是高昂的获客成本。

以新东方在线为例,即使一直有母集团提供客户资源,但以线下市场向线上引流为主要获客方式的新东方,在线的获客成本依旧居高不下。根据新东方2020财年第三季度财报,新东方的人均获客成本增至74美元,创历史新高。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 » 菲律宾是说英语吗 闻博
分享到: 更多 (0)

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 带给你想要内容

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