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

欢迎光临
我们一直在努力

少儿英语一对一外教 做了4个月的外教黑中介后,我把老板和客户全拉黑了

作者:金大王

来源:南都周刊(ID:nbweekly)

干了这行后, 我突然发现自己每天都面临着良心上的拷问、三观上的震荡、法律上的风险。

在学校勤工助学栏上看见那张蓝色的招聘纸时,怦然心动的感觉来了——“招聘外教人员:要求在校大学生;性格开朗,英语口语好;工作时间灵活,线上工作,不坐班;熟悉使用国外社交软件者优先;每月底薪一千,每单提成两千……”

忐忑地发去了简历和自我介绍视频,很快,电话打了回来:“师妹,这个工作简直是为你量身定做的!”原来这家公司的老板就是我校的在读博士,名叫柯文。

我很快成为了一名兼职外教中介,准备磨刀霍霍。谁能想到,仅仅4个月后,我就跟这个行业彻底决裂。

“轻松快乐地赚钱”

上岗之后,老板立刻开始分享励志创业故事、猛灌鸡汤。

柯文农村出身,家里经济情况不好,于是本科就开始钻营财路,各种大小兼职都有涉足,直到研究生时发现了外教中介这座富矿。

中国外教市场需求极大,各种英语培训机构、幼儿园、小学、初高中甚至大学,对外教都有对不同水平不同层次的需求。加上外教通常工作时长不稳定,很难有长期供职的稳定教师资源,导致需求源源不断。

有些学校会自己投放招聘广告,但更多机构会选择柯文经营的这类中介,匹配好的双方只需面试,签合同,给佣金就行,简单快捷不劳神。

兼职中介的第二年,柯文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找了几个大学生当马仔,在脸书小组里发广告,经营模式粗犷得掉渣。第三年,他赚够了读博钱;第四年,他付清了广州第一套房的首付,梦想着去美国做博士后研究,完成自己的学术理想。

见面前,我以为柯文会是那种日啖外文三百篇少儿英语一对一外教,一口流利外语的人,见面后我才发现,他的英语用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一股碴子味”,跟外教沟通全靠讯飞。

“英语不好,翻译软件来凑。广撒网,多捞鱼,放长线。”柯文鼓励我,“好好干,成功一单就给两千,不成功每个月也照发工资,就当和外国人聊天,轻松快乐地就把钱赚了。”此外他还谆谆教诲,“赚了钱也不要飘,之前一个师弟,成了几单之后就开始猛打游戏。不要那样,还是要好好学习。”

后来我了解到,柯文每单能从学校那儿拿八千。

外教从哪里来?

招外教,最重要的是找到师源,方法有二,其一是自力更生,在脸书小组或者国内外教群等平台大量发布招聘信息,一边与发布求职信息的外教联系。

这种方式,既可以为需求明确的校方找能迅速到岗的外教;也可以广撒网,和有意向来华教书,但暂时没法到岗的外教取得长期联系。

方法二是在已有的外教求职平台上,付费获取批量外教信息,省去大海捞针的功夫。但到手的利润肯定要被分去一部分。

刚开始时,柯文让我先自己找。但是简历收了一沓子,成功的影子却一点也看不见——要么就是人在国外,到岗日期不知要等到猴年马月;要么人已在国内工作,却同时联系了好几个中介或学校,根本不愁offer,骑驴找马,一直拖着不肯面试。

我经不住诱惑,注册了外教信息网站的会员,查看到的第一个外教信息就是:美女、美国人、当过中学老师、想来国内中学当外教——这是优质资源啊!

窃喜的我马上给她发了邮件, Sarah很快回复了:“谢谢你的邀请,但是我已经找到了心仪的工作。”我有点气馁,下一句却在我意料之外:“如果可以的话,能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我的信息和联系方式的吗?我之前并没有和任何中介联系过。”

我一下子愣住了。这些平台的信息都是哪里来的,居然连外教本人都不知情?难不成是偷扒了再倒卖给我们的?柯文让我别管这么多,索性直接根据人名,上社交网站直接联系。

于是人肉也成了我中介工作的日常:先从别的网站上扒名字和照片,再去国外社交网络锁定这个人,再视奸主页和其参加的小组,判断他\她是否有求职意愿,有就私信联系。

外教人种鄙视链

有了师源,下一步就是筛选,然后推给学校面试。

一般与外教取得联系后,我们会询问包括学历、专业、所持证书(TEFL、TESOL等)、工作经验、期待薪资与工作城市、签证情况等信息,然后与柯文手中的客户需求进行匹配。

与需求匹配的外教,我会将其面试视频发给机构,合适的话,双方进行线上面试或者线下教学演示面试,我全程负责牵线搭桥。

学校最强调的就是国籍和肤色,最优的是以英语为母语国家的白种人(下文简称“母语白”),英美加澳等国籍最佳;第二是要求教学资质,比如是否有相关工作经历,从业时长等等;最末位的是证书,比起前两者可有可无。

刚上手时,柯文就提醒过我:“尽量找母语白,非母语的话,白也行,成功率高。别的比较难。”一开始我还不信邪,几次安排双方面试后,“歧视链”果真慢慢显灵。

我尝试过说服自己:学校青睐母语国家的外教,也有他们自己的考量,毕竟他们比较可能拿到正规工签,冒的风险也小。

但随着时间推移,一条更隐晦的“人种歧视链”浮现出来:母语白>非母语白>母语有色>非母语有色。

曾有位来自菲律宾的外教Mallisa,第一次面试时,我就被她一口标准的美音惊艳到了——这口音甚至比我面试的一些澳洲外教还要悦耳(并没有歧视澳洲口音的意思)。

Mallisa告诉我,她有十几年英语教学的经验,先在菲律宾读了发展传播学学士学位,毕业后当了英语教师。后来又去新加坡一所私立幼儿园教书,边工作边进修,取得了幼儿护理的专科证书,各类教师证书也是坐拥在手。

她要求的薪资在1万左右(北京和深圳),比起一些母语白外教要求的2-3万月薪性价比高很多;人也幽默风趣,非常有亲和力。但就是这样一位在我看来极其优质的幼师外教,却没有得到任何一家机构或学校的青睐。后者要么连面试都没兴趣,要么就是面试后各种挑刺。到最后,柯文禁止我再推Mallisa,觉得浪费时间精力,还被机构嫌弃我们的师源不够好。

不止是Mallisa,许多来自南非(英语母语国家)的非裔外教求职时也是困难重重。有一次,我为一家亟需外教到岗的机构排了两场面试,上午是一个西班牙白人小姐姐,下午是一个南非非裔小哥。

西班牙小姐姐简历里写着,自己在英西两国从事外语教学六年,但口音却有些重,一问才知道,她是在西班牙教英语,英国教西语。南非小哥哥则本科刚毕业,但已考取TEFL和TESOL 证书,口音也纯正。我觉着两个成功率都差不多。

上午面完西班牙外教,机构觉得口音不太行,说还要再看看。而下午面完南非外教,就什么反馈都没有了。第二天,机构负责人说,“就要西班牙那个外教吧,还是那个好一些。”我也没问,到底是哪里好一些。

除了国籍和肤色以外,颜值也在歧视链上占很重要的一环。我们推荐的外教,甚至收到过“卖相不好”、“长得不够好看”这种评价反馈,不知道的还以为校方是要招模特。

签证迷云

外教派遣中介,除了进行资源匹配,第三步还得帮外教取得签证,与学校签订合同,待外教稳定下来才能拿佣金。

(只有持Z或R签证的才属于合法外教)

是否拥有签证,是决定外教能否就职的决定性因素。但Z字签证(工作签证)审批手续复杂,如果学校没有资质,或者外教资质不达标少儿英语一对一外教,都没法申请Z签。

其实,国内大部分外教拿的都是商务签证(M签)、学生签证甚至旅游签证。这些就是所谓的“黑外教”,学校对此往往也睁只眼闭只眼。

M签属于短期签证,最多停留境内三个月,然后得想办法续签或者换签证。M签门槛低,手续少,只要被授权单位出具商贸活动邀请函就行,很多没有发邀请函资格的机构,会找签证中介。

为了达成一单合作,我就帮学校找过签证中介,后者自称在全国各地有对应的授权单位,一个月可以发几百张邀请函,拿M签不在话下;还可以帮助外教在其他公司挂名管理类职位,拿管理类Z签,几千块左右就可以搞定大小手续。这些费用,一般由学校垫付,之后再从外教工资里扣,合同里写得明明白白。

除了M签之外,拿学生签证的外教也有许多。有一些外教本来就是留学生,希望当了外教之后再申请换工签,这本身是不合规的。还有一些持学生签的外教,甚至根本就不是学生,来华之后一天课都没上过。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 » 少儿英语一对一外教 做了4个月的外教黑中介后,我把老板和客户全拉黑了
分享到: 更多 (0)

菲律宾英语口语外教指南网站 带给你想要内容

联系我们